更高更快更强

喜欢方士谦,金光瑶和茨木!
最近吃茨狗狗茨狗博所以都会转,茨酒茨也会转,all狗向其他cp都会转,请慎重!

© 更高更快更强
Powered by LOFTER

[毒龙银鞭X玉箫]桃花渡

qwq不是没用上我其实不好意思用而且太太写的太帅了我画技不足画不出【是真的(你特么)】即使不用也要捧在手心看啊qwq我真的反复看了十多遍!!!!!我是授权转载的不许打我!【……】

秋来春去红尘中:

其实是很短的段子啦,应 @❤甜狗血重症驾驶员 太太之邀写的>< 拖了好久真的超级抱歉……而且最后太太也没有用上qwq

总之随便看一下就好啦!


桃花渡

 

纵有桃花终难渡

 

江都城内最出名的酒楼是寄云居,除去江都城内士族与官家,更有许多南来北往的行客在此歇息落脚,一来二去渐渐做大,日日宾客云集,甚是热闹。这一日午间亦如往常,跑堂肩上搭着白巾忙得脚不沾地的工夫,冷不防入耳一道张扬却又淡漠的声音;“三月春先上两坛。”

三月春是寄云居最招牌的酒,寻常人只得一壶便要微醉,两壶便要人扶着出去,此人竟开口就是两坛。跑堂一时有些讶异,抬眼朝面前看去,那人却已经转过身,只留给他一个白衣红发的背影。

待到去送酒时方教他瞧见这客人的正面,忍不住在心中暗赞真是好一张俊脸——看起来年纪还轻,眉目张扬艳丽,额间一片桃花纹样,眼神淡扫间凌厉如刀锋。却教人越看越是移不开眼去。寄云居南来北往的人他见得也不算少了,这般的人物,却还是第一次瞧见。

 

毒龙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拍开坛封,亦不用杯子,直接拎着便酣畅淋漓地往喉间倒。咕嘟咕嘟灌了大半坛下去,酒水顺着下颌滴滴答答地渗进敞开的领口,才像是终于觉出轻松似的,悠长地叹气。五指按在酒坛边缘,稍稍浸入酒中,方觉得手上的血腥气稍稍被洗涤下去些许。他昨夜在乱葬岗杀人练功,总觉得五根手指上沾着鲜血脑浆,洗多少遍都还残留着淡淡血气似的。

一坛将尽,人也微醺起来。毒龙撑着下巴,略微眯着眼睛,稍稍觉得有些倦了。恰旁边桌上坐了几个闲散书生模样的人在高谈阔论,亦不避人,他在一旁听着,也有一搭无一搭将他们的话题收进耳中。

只听其中一人道:“近日江都城人多,来了好些俊俏人物。城门口的废弃院落原本无人居住的,我那天恰巧路过,竟见里面站着一位青衣美人,头发未束,衣饰也简单,我瞧见他,才知道什么叫做荆钗布裙不掩国色。”

旁人便跟着他起哄:“说得跟天仙一样,若真有这样出色的人物,怎能就教你一人瞧见?”

那人有些着急地分辩:“天地可鉴,我可没有瞎说!这样标致出尘的人物,只要瞧上一眼,便教人忘都忘不掉的……”

又有人问:“那兄台可曾去搭讪过么?”

先前那人道:“这倒不曾——后来他转进院中,瞧不见了,我站在门外,只听见里面传来依稀的箫声。原来那位美人倒还是位弄箫圣手。”

旁边便有人嘿嘿地笑:“弄箫圣手,不知品箫如何——哎呀!”

他话音未落,便被自身后按过来的一只手狠狠地按下去,整张脸都被埋在一堆杯盘菜肴里,弄得汤水淋漓的,忍不住发出难耐的叫声。听见身后有人冷声道:“你嘴里不干不净的,乱说甚么?”

桌上一群人都惊骇地站起来,眼睁睁瞧着那只手的主人走上前来。他眉目艳丽,神情冰冷,整个人锋利宛如出鞘利刃。站在桌边,一只手便慢条斯理地从腰间解下银白色的长鞭来,鞭梢生着细小的黑漆漆的倒刺,令人望着,情不自禁地发抖。

有胆子大些的,战战兢兢地问:“我们自说我们的,你这人怎地上来便动手?”

那人偏过头去,似是不耐烦与他说话,许久才道:“他也是你们能说得的?”

“你与那人是什么关系——哎呀!”

说话的人已然挨了一鞭子,这一鞭过去,将那桌酒菜也打翻了,整个二楼一片狼藉,跑堂闻讯上来,一时也不敢拦,只瞧着那人手中长鞭飞舞,将方才席上诸人挨个甩过去,方才解了气性似的,收起长鞭,道:“就凭你们今日胡言乱语,我便该杀你们。但也罢了,你,”他睨了一眼方才第一个说话的人,“是在何处瞧见他的?”

那人赶紧报出一个地名,话音方落,便瞧见那青年身影一闪,竟是自二楼窗口纵身跳了出去,轻飘飘落在长街上。待到窗边去瞧,早不见了踪影。


也许可能大概TBC

评论
热度 ( 39 )
  1. 更高更快更强秋来春去红尘中 转载了此文字
    qwq不是没用上我其实不好意思用而且太太写的太帅了我画技不足画不出【是真的(你特么)】即使不用也要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