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更快更强

喜欢方士谦,金光瑶和茨木!
最近吃茨狗狗茨狗博所以都会转,茨酒茨也会转,all狗向其他cp都会转,请慎重!

© 更高更快更强
Powered by LOFTER

[策轩]童话都是骗人的

*超级无聊的段子,都没脸打tag了…标了策轩也就是最后一点点显得比较像,又不敢打双鬼怕轩策亲雷……(你没想过策轩亲的感受么

*小学生作文

*我连X市地形都没摸清写这个做啥真的是……

*只是随便的一个脑洞,我就只会傻白甜,心疼自己的蠢

*万圣节快乐

 

 

 

1

 

    不知道是啥时候开始,虚空多了项新年活动,叫做“真心话大冒险”,输的人要选择两者其中一种作为惩罚。只是个小游戏,大家也不会太较真,不会提太过分的要求或者进行什么人生攻击,一切看个人意愿和自觉度。

    把李轩翻过来调过去折腾了半天总算是觉得没啥八点可以挖掘了,李迅眼珠一转看向了吐魂的李轩的旁边的人。

    吴羽策。

    其他几个人趁着吴羽策看牌的时候眼神开始交流,平常在赛场上的默契运用到了场下集体整人效果也丝毫不逊色,大概也是因为吴羽策这局的牌运不太好,输了,大家都兴高采烈的在内心深处绽开小花,妈呀能把副队拉下水这可真是难得的体验,一定要提一个过分的要求好好留念。

    然而吴羽策的脾气他们也不是不知道,连女号都能坦然的上场比赛,面对对手的垃圾话都能完全免疫,用自己手上的武器斩断一切的强硬性格,如果是一般的“大冒险”对他而言肯定不算什么,太过分的肯定不行,不说队长会阻止自己心里也过意不去。

    那么就真心话吧,众人在内心深处做了决定,这种提问肯定不会提很普通那种,但是又不会让人有种隐私被侵犯的感觉,最好能让人挖出满意的大消息最好,考虑了一番大家把唐礼升推出去提问。

    唐礼升心想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但是随后一想也有点明白他们的意思。李迅他们是觉得作为个治疗肯定不会被副队怎么样么!?放生什么的……所以你们几个把我推出来就不怕被放生么!?!

    对面吴羽策还在等着他提问,唐礼升心里像是一千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想了半天憋出一句:“副队你就大概说一个其实在你身上确有其事,但是说出来肯定没人相信的…?”他都不知道这个算是秘密还是什么玩意儿了,后面的各位也都挺紧张的。

    吴羽策想了想,点点头开了口:“我其实是人鱼。”

    “……”全场静默。

    李轩第一个松了口气,然后笑了笑准备调节气氛:“这个说出来真的不会有人相信啊,人鱼的话上了岸不应该不会说话走路像踩在刀尖上一样疼痛么,我每次和你走都不会觉得你多难受。”

    “毕竟是副队啊忍耐力一流……不对这个不是重点,队长你童话书看太多了吧。”

    众人纷纷表示李轩成熟稳重的外表下竟然还有颗童心,李轩很无奈的解释说自己家里表亲多回家肯定有照顾孩子的时候所以对剧情记得很清楚,然后又有几个人起哄聊起家里的话题,很快刚才那个“没人会相信”的不明真假的内容就被人遗忘在角落了。

 

 

 

 

 

2

 

    X市怎么想想都不会有人鱼吧,毕竟人鱼这种生物要住在海里,X市并没有那么大的水域,更何况在看队员资料的时候李轩有重点看过吴羽策的,他老家就在X市,户籍地就不靠海,再者他父母也都是很普通的人,母亲也不姓张……扯远了。

    李轩觉得自己现在最应该纠结的,就是为什么他对这件事还是念念不忘,似乎想着必须要应证什么真相似的,但是以为自己副队是人鱼还特地去考究什么的也太蠢了。

    问本人不就行了!?


    “你真的是人鱼么?”

    “嗯。”

    “……”这种对话实在太诡异了!吴羽策看上去就是一副“我不屑于说谎”的认真表情,但是……李轩想了想自己如果真的是外星人还跑出去说大概也没人会信,反而会觉得自己是傻逼。

    他没觉得吴羽策是傻逼,也许纯粹就是出于好奇心害死猫的心态,忍不住打破沙锅问到底,然而这种事也不好印证,总不能让吴羽策脱了衣服变出尾鳍在浴缸或者水里游泳吧。

    吴羽策似乎看出来他的纠结:“现在不可能游给你看的,上岸的时候已经变成人腿了,再变变不回去。”

    李轩:“你这样随意上岸而且还变不回去爸妈不想让你回去看看么,啊所以每年夏休你都不回去是因为这个?不对啊我不是见过你爸妈了么…”

    路过的虚空众人目瞪口呆表示卧槽家长都见过了重点还是什么人鱼不人鱼么,队长你真的是童话书看多了吧,副队嘴角都扬起来了你确定不是他在逗你玩儿么!?

    对此吴羽策表示他们一家其实都是移民到X市来的,正好闲得无聊他就决定来打游戏,他之前在水里一直都玩儿鬼剑士的,他又懒得离家太远怕春运火车票买不到就决定加入虚空,也就有了后来的一切。

    李轩完全不信表示特么电脑怎么能在水里玩儿。

 

 

    这件事暂且搁置下来,虽然看上去是个大新闻但是并不会妨碍到吴羽策的正常生活亦或是虚空队员对吴羽策的态度——因为他们都不信,也都不是会随便把什么话都往外说的人。内部随意八卦,外部要一致抗敌,虚空就是这么团结。

 

 

    时间过得很慢但是看上去规律又充实,就是训练比赛,训练比赛,过年继续训练比赛,又是一年冠军易主,又是一年夏休。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年纪和阅历的增长,人变得成熟,情感变得浓醇慢慢沉淀,从一开始的距离一点点拉近,最后到手臂垂下时手背碰擦到在一起也不会觉得越距和不适,呼吸的气息混合不离,不用言语就能知道对方要做什么,那时候的自己要做什么,生活和比赛都是如此。

    曾经会感觉到尴尬的问题再也不会纠结它的答案,不是说你更强或者是我更厉害,而是我们一起才是最好的。

    这种状态被李迅亲切的称为:“队长,你就是副队,副队就是你,你们已经合体了。”

    李轩:“……”我认为你应该去加训。

 

3

 

    李轩有时候想过某件事,是关于吴羽策和他的两个人的。

    但是偶尔又觉得,即使那样的默契也只是队友是朋友,生活上互相照顾是因为友情,比赛上是为了战队,哪儿有什么不同于往常的感情。

    以前母上给安排的相亲对象全都抛到了脑后,虽然见面的时候和女性洽谈融洽但是出于职业的问题可能还是觉得自己并不是很靠谱。想想也是,电竞在普通大众眼里依旧不是什么很正经的职业,退役以后的出路还没个定数,作为婚姻对象确实需要多加考虑吧。更何况自己这样打比赛,一年到头放假时间比学生还少,女孩子或者家人是需要陪伴的,都让自己拿来陪队友陪游戏了,乐趣就是在于赢比赛拿冠军……

    大概是这种形影不离的时间太久了,所以会让他产生一种错觉。但是他又想了想如果以后退役了不想和父母住,跟吴羽策买个房子互相照顾着不至于一个人死在公寓房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自己会做饭,吴羽策会收拾房间,还不用雇佣保姆……等等。

    我不会是对女孩子没兴趣了吧!?

    李轩惊恐的抹了把脸觉得自己应该停止这种危险的想法。他弯了怎么样不说可是吴羽策是直的啊,害己可以不能瞎害人……

    再者说吴羽策不是说自己是人鱼么,以后自己也要跟着回到海里么,没有腮怎么呼吸啊……李轩想着抹了把汗,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相信这个梗了。

    他平常忙得要命,很快就把这件事又抛到脑后了。

 

 

    又是一年夏休,李轩要去参加世界邀请赛了,虚空众人一边表示队长你是我们的骄傲一定要好好表现么么哒一边说让李轩带点儿土特产回来……外国的土特产是什么鬼,李轩表示他要打比赛很忙没空做代购但还是一一记下了大家的需求,也不多,就一些吃的用的,到了吴羽策这儿他也没提出要带什么,就说了句:“你安心比赛,注意安全,这里有我。”

    李轩莫名的觉得心就像开了盖儿的汽水瓶噗噗的开始往外冒泡,又觉得像是大冷天喝了碗热汤一样暖得很。众人看到他们俩这样就先拿着手机离开会议室了,因为要给李轩践行又懒得出门吃纷纷去找有什么可以打折优惠的外卖弄个聚餐,只留下两个人你不敢看我我直视你的沉默了一会儿。

 

 

    吴羽策看了会儿有些不想等了,他往后靠在桌子上,双手抱胸看着李轩:“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但是没说,也许这是个机会。”

    李轩:“啊?什么…”他顺着吴羽策的话想了想,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对爸妈的,对队友的,还有一些关于假期需要安排的也都告诉吴羽策需要做什么怎么做了不是么。

    吴羽策看着他有些茫然的表情有些无奈又觉得有些可爱,可还是忍住了没去掐他的脸,手指点了点桌面继续实力耍酷:“关于我的。嗯应该说是关于我们的事,其实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李轩总算明白难道吴羽策指的是曾经想过要和他搅基的事儿么,不对这只是个想法而且自己掩饰得很好,也从来没告诉过任何人没有发过帖进行过情感求助不是么?他下意识就想起吴羽策说的自己是人鱼的梗,心里忍不住吐槽难道人鱼这么神通广大还能读心么,“你都知道的话我还说什么啊。”

    “你不亲口说喜欢我的话,我就会变成泡沫飞走的。”

    “……”够了啊,真当我是小孩子么,童话我都已经看烦了,叫我表白可以啊为啥要用这种理由吓唬我,看我笑话么?李轩有些不开心,虽然他是暗搓搓的有些喜欢吴羽策,可是那是他自己的事儿,他从来没做过让两个人都会感觉到困扰的举动,维护着两个人的友情,在不想这种心情被曝光被拿出来说道的时候被逼问的感觉很糟糕,让他语气都有些不好了,“你别闹,你不是会说这种话忽悠人的人吧。”

    “你说的对,我从来没骗过你。”

    李轩低着头突然有些后悔了,听到这句他柔软的心就像是被小小的戳了一下,感觉有些酸有些疼痛。其实就着这个当口鼓起勇气表白也无不可,吴羽策貌似早就看出来他内心的小九九了,如果是不能接受早就提出来不会让他依旧像以前那样接近了不是么,他抬起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就愣住了,吴羽策侧着脸没看他,视线也不知道焦距在何处,身体渐渐的变成半透明。

    为了透空气窗户开得很大, 外面的天气很好阳光很温暖,泡泡上折射的光线不算刺眼,过堂风一吹就把他们卷起来带出了窗外。

 

 

 

 

 

 

4

 

    李轩一边安慰着自己骂着吴羽策说他太会玩儿,一边逃一样的停停走走的离开了俱乐部。

    他不敢把这事儿告诉李迅他们,怕他们不相信又怕他们相信,他就蹲在花坛旁边,就是每天早上给吴羽策带早饭的顺路看看猫咪们打架的那个花坛,打开地图搜索着。

    如果是要到海边起码要买了飞机票现在往东边飞,可是沿海城市那么多,海那么大他要怎么样才能找到他,明天就要飞B市参加集训了……

    不对,按照童话书的说法变成泡沫那不是消失了么,不是回老家啊,所以即使是找到了海也叫不回来了吧。李轩抖了抖,明明是夏天还是在午后太阳大得要命可是他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凉。

    吴羽策你别闹了我真信你行不行,你回来,你回来我就对你说我喜欢你,不管你直的弯的我都说。

    我以为以我们的默契和感情不说也行的。

    我以为你不能接受所以我不敢开口。

    冠军没有拿到他可以告诉自己是自己实力不行在努把力打好比赛总会有可能,可是在人的心口划了一刀伤口愈合也会留疤,然而现在连给他帮助愈合伤口的机会都没有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坐了车到了某湖风景区,那种情况下竟然还想着带钱包也是够冷静的?李轩看着湖面想人鱼怎么可能住在这种地方,虽然说水是清的但是也不是太深,如果水底有房子肯定会暴露的吧,前两年整治又蓄过水的……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吴羽策能去哪儿,他们两个几乎都没怎么分开过,他觉得如果他在意他就不会走得太远,可是X市真的没有海,他只能来这里碰碰运气。

    明明看上去一点希望都没有,却还是想要尝试一下。就像表白一样,他真的怕他不找的话就再也看不见他。



    天很快就暗了下来,在景区游玩的人到少了些,他还能拿着烧烤握紧手机安慰自己吴羽策变成人鱼在水里是不穿衣服的,他不太好意思冒出水面吓到人,该死的这时候真的不得不信了啊。李轩把竹签丢进垃圾桶,回着李迅他们的短信告诉说是和吴羽策单独出来吃了,他们还调侃说要出远门了舍不得副队么,好好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

    我去,如果我早点表白何必在这里吹冷风,早就甜甜蜜蜜的吃吃吃啪啪啪了好么!李轩看着都渐渐靠岸的船,真想弄一个过来然后拿个大网或者是叉子去捞吴羽策。

    也不知道为什么晚上巡逻的人没看见李轩,这大概是一个创造浪漫气氛的绝佳时机,可惜他只有一个人嘴里只剩下最后一个烤腰子刚咽下去,吴羽策还是没有出现。如果他的手机也变成泡沫被他带着的话现在打开肯定能看到99+的短信和未接来电,每一句都是我喜欢你我爱你,对不起。

    李轩身边那个“禁止游水,注意安全”的警示牌依旧坚守着岗位和李轩脑袋里那些责任和执念制止他让他没下水去找人,也没人给他打电话估计就以为他们俩今天肯定睡外面了。

    夜里十二点了,X市慢慢的陷入了安静。

    他张开嘴开始慢慢念叨,说着表白的话语,唠叨自己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感觉很受威胁可是知道他是个不错的选手将来必成大器又想了办法带他打比赛,然后成了组合,然后,再然后,就成了现在这样。他感觉自己像个老头子,然后想象了一下以后退役了过了很多年他白发苍苍的样子还能挽着他的手念叨两个人的过往,战队的队友,那时候他们还是和现在一样能够互相体谅,用心照顾彼此的心情,他把这些也都讲了出来,反正一个人都没有也不会觉得丢脸,这是他很认真的想过的未来,然后自嘲的笑了笑,人都跑没影了,怎么认真想都没有用了吧,刚叹出口气就听到水面哗啦着响动了一下。

    李轩的的心跳砰砰的,像是小兔子一下下撞击着门板,他小心的凑近了湖边探头看了看,路灯的照映下什么都没有,他往后退了一步回坐在长椅上,手放在旁边,感觉自己摸到了什么湿冷滑腻的东西。于是抬头一看……

    不愧是当队长的人,心理素质就是这么好。他夸奖了下自己,摸了摸良心,瞪大了眼看着坐在他旁边甩了甩尾鳍上水的吴羽策,后者浑身都是水,头发丝上还沾染着水珠,怕溅到李轩他也没有甩:“我听到了。”

    “什么?”

    “你说你喜欢我。”

    李轩脸红了,有些恼羞成怒:“你其实都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我说出来。”

    “这个是人鱼的诅咒,喜欢的人不说出爱语,人鱼就会变成泡沫飞走,你不是看过童话书么?”

    童话那都是哄小孩儿的好么,你以前没这样过我怎么知道你是真的人鱼!!可是他其实并没有骗他,不管是之前变成泡沫的特效多么逼真,现在这条鱼尾巴肯定不是唬人……的?

    他伸手上去摸了摸,感觉到吴羽策也有点不好意思,耳朵上有点红,又忍不住多摸几下,手感滑腻腻的真的很像鱼啊,想着他还拽了片儿鱼鳞下来。

    “……”

    “……我,我回去穿个孔挂在脖子上,带出国,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李轩感觉有些不妙,这么一扯肯定疼,赶紧编了个浪漫的用法哄吴羽策,后者也没说什么,检查了下没有伤口这页就揭了过去。

    李轩:“所以你这怎么变回人类的腿呢,总不能在虚空给你弄个大鱼缸然后旁边摆上电脑让你训练?……托运的话海鲜不能带水还要包装好吧。”

    “其实这个是有办法解决的。”

    “什么?”李轩抬头,他觉得鳞片真的很好看,颜色有些暗但反射的光让整片都色泽都很好,就像越放越大的吴羽策的眼眸一样。

 

 

 

 

 

5

 

    事后他表示,方法其实挺好的,就是有点儿冷,然后屁股有点疼。

    原来人鱼也是有那个什么东西的么?李轩仰面看着星空。吴羽策看着他有些嫌弃,肯定啊不然怎么传宗接代啊。

    当然也有不太好的,求欢的时候,李轩会以“明明不是鱼尾是人腿为什么要做啊”的理由要求拒绝毕竟屁股会不舒服。为了忽悠他吴羽策只能脱了衣服在浴缸里躺一会儿等李轩觉得不对了来找他然后把人捞进浴缸进行“变回人腿的仪式”,李轩渐渐习惯了但还是抗议感觉很怪,最后总算是同意和吴羽策在他是人形状态下才能做一些放了暗阵才能做的事情,*生活总算和谐下来。

    总之这个傻白甜的童话故事也算是能够告一段落了,结局不像是童话那样让人悲伤,最终还是走向了美好的结局真是可喜可贺。

 

 

    李轩:“我还是觉得江副队更像是人鱼,你看他的名字就感觉和水有不解之缘,而且S市距离大海还比较近一些。”

    吴羽策告诉李轩,其实周泽楷才是人鱼族人,他们还是远亲。

    李轩:“我不信啊,别跟我说他们俩在一起就是因为江副的水多,所以轮回要让他当副队长照顾周泽楷!?”

    说完就觉得这话很奇怪。吴羽策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理由是正确的,但是这不是轮回经理的主意,周泽楷话少其实就是为了换两条腿上岸来打游戏的,而且也没有完全不能说话只是话少而已,江波涛理解他的想法正好能更好的粘合轮回其他队员和周泽楷。

    李轩说难怪你和周泽楷都那么帅,这是宗族优势么?为了换腿他付出了不说话的代价,那你上岸来付出了什么呢,顺便理由是为了什么,也只是打游戏么?

    吴羽策没有说话,只是搂住他亲了两口。

    李轩脸上发着烫心想,你丫根本不是什么人鱼,人鱼是住在海里的,你顶多是个锦鲤。

    属于我的锦鲤。


评论 ( 19 )
热度 ( 20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