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更快更强

喜欢方士谦,金光瑶和茨木!
最近吃茨狗狗茨狗博所以都会转,茨酒茨也会转,all狗向其他cp都会转,请慎重!

© 更高更快更强
Powered by LOFTER

关爱退役人士情感生活(三)

*私设似海,时间点在第七赛季方士谦退役后

*不移情,不约炮,只想好好谈恋爱。方神说其实他挺会做东西的就这次紧张才没做好。

*方吴方无差,不过真的不造写的什么玩意儿了_(:з」∠)_

*联文,本文为方士谦side。竟然没有酒后乱X的吴雪峰side @冬眠的熊原音    

 

    接下来的几天课程都轻松了很多,大概是恶补一番英语之后从交流上基本能解决听不懂上课内容的问题,对于课本的内容他倒是没有太多无法理解的地方。满意于自己学习能力的方士谦想想应该能和吴雪峰一起好好吃几顿饭了。

    ……一起吃饭?

    方士谦愣了愣,下意识考虑到的不是为什么自己为啥想起这个茬而是心想是不是要做两个菜表现下诚意。上次烤鸭已经吃过了,最近吴雪峰也没有对其他的食物表现出更多的兴趣。于是他发短信很随意的扯了几句牵带上问了人今晚几点回家,兴致冲冲的到了到了冰箱门口打开来一阵翻找,最后遗憾的发现,再多食材也拯救不了一个不会做饭的人,虽然简单的食物或者小点心他也能弄出来,不过冰箱里这些他确实驾驭不了。

    只能拿出两包方便面下了……

    方士谦等水开的时候顺便谷歌了一下怎么卧鸡蛋增加营养和创意,正好趁着水没完全烧开便磕了两个进去。也许是手法或者时间上出了差错,等弄好之后看着不成形状的鸡蛋和煮黏糊的面条在碗里他心想真的要给人吃么。

    正想着呢吴雪峰就回来了,就着灯光找到厨房他打开门就看见方士谦对着两碗面愣神,后者听到开门声吓得扭过头去看,见是忙了一天略显疲惫的人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是自己写作业到一半觉得饿了就弄了夜宵。很自然的就被吴雪峰唠叨了泡面是垃圾食品吃过了伤胃不过鸡蛋不看外表只看营养价值还是很不错的。在游戏里叱咤风云也算是能决定人生死的治疗之神此时也就是尴尬和惭愧在心里晃荡,吴雪峰也没再说什么,跟着他端了面去餐厅就开始吃。

    方士谦看着坐在对面的吴雪峰,开始思考为什么想要做菜表现诚意,结果还只是下泡面这种程度的诚意——究竟是要表达什么呢?他自己也有些不懂了。

    吴雪峰这一段时间为他做的,还有自己为他做的事,看上去都不算什么太重大的事儿,可是仔细想想却不符合常理。首先从一开始吴雪峰就为他做了很多让他觉得只吃一顿饭根本不能偿还的事儿;而他呢,心安理得的顺从了或者说是赞同了吴雪峰的观点,继续在他家住下了,虽说是交了房租的;明明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两个人就像相交多年的好友一般,虽然确实是认识很多年了,不过中间那么一大段空空白仿佛从来不存在一般……正常好友不会有想和他过一辈子的心态吧?方士谦回忆了一下以前在微草,对王杰希和其他队友也是尽可能的照顾,生活上顾着比赛里奶着,可也没有产生过这样的心情。

    两个人塞着心事,餐桌上气氛有点儿凝重,方士谦看着吴雪峰的脸不知道怎的也没敢说什么。吃完了东西,吴雪峰把餐具丢进洗碗机,拿了两罐啤酒拉着方士谦径直出了门,两个人不知道是消食还是啥的沿着街走着,方士谦看着被对方拉着的手,觉着温暖便接受了。

    吴雪峰像是沉思了很久开口说自己是个弯的,然后讲了半天家里的事,还有自己性向的事。有些方士谦听进去了,有些又没听进去,脑子里就是想着吴雪峰可以喜欢男人这件事儿。很自然的就回忆起来,莫非对方那么爽利的答应帮助自己,是因为看上自己了?

    怎么可能,方士谦摇了摇头,那时候两个人都多少年没见了,一见钟情这种几率极低的事儿哪能这么巧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况且吴雪峰说自己是弯的,也不是代表他就喜欢自己啊。

    手牵手回了家,啤酒跟着人在外面晃荡一圈就像被冰镇过的似的,吴雪峰直接打开了喝了一口,因为是正对着方士谦坐着,于是视线自然从易拉罐转移到方士谦身上。后者则低着头盯着易拉罐上的那个环发呆,之所以低下头是因为他发现吴雪峰看人他的眼神就和他之前偶尔瞟到的一样,溢满了他看不懂的情愫。

    其实他很享受这种对方时不时关注到自己身上的视线,习惯了和这人同一个屋檐下过着曾经在家里看到的和自家父母有些类似的生活,所以不管是搭伙过日子还是真正的在一起他觉得自己不会介意太多。

    可是这事儿该怎么说呢…作为一个退役选手倒是不用怕职业生涯有什么影响了,如果在国外常驻性向也不会太受歧视,可是自己的家人怎么办,二老放他出来等回去以后跟他们说自己要跟一个带把儿的过一辈子,会不会被打出去,虽然对他的教育一向是放羊式教育……但是终身大事大概不能就这么轻松放过了。

    方士谦有些挫败的跟着人打开啤酒灌了下去,冰凉的口感让人整个都清醒了许多,胃里经过酒水洗礼变得有些烫,连带着头有些胀痛,才想起来自己虽然退役了可是酒依旧是沾不了的东西,甩甩头趴在桌上念叨着,说自己不介意,什么都不介意,如果有什么困难,一起去面对就好了吧。

    酒精的效果对于一个不喝酒的刚退役的选手威力还是有些大的,方士谦到最后舌头也有些大了,不知道对方还听见了什么就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醉酒之后发生的事方士谦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是感觉到吴雪峰扶着他回了卧室做了些善后工作,他自己头一阵疼倒在床上直接不省人事。直到第二天感觉有些冷,抖了抖身体揉揉眼,起身一看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没盖东西,被子不在床下而是被自己压在身下,思考了半天也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睡成这样,打了个哈欠感觉还是很疲惫的人正准备钻回被窝睡回笼觉,掀被时不经意的一瞥吓得差点儿叫出声。

    方士谦看着身旁睡着的吴雪峰捂住了嘴,抬头环顾房间四周的摆设,没错就是对方房间的装饰,惊讶之余方士谦竟然还能替吴雪峰想了个理由为什么会把自己搬到这儿来,大概是因为吴雪峰房间距离餐桌比较近,所以对方扛了一半也是累了干脆就这样一张床睡了。

    果然还是给人添了个麻烦啊,明明不会喝酒还瞎喝,搞得醉了还要人照顾……人情啥时候能还的清,难道要用肉偿?

    想到这儿方士谦才想起了吴雪峰刚坦白的性向,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嗯挺整齐的,摸了摸屁股感觉菊部也没什么痛楚。他忍不住揉了揉鼻尖,暗骂自己思想龌龊,明明吴雪峰好心的帮忙却被怀疑未免太无辜了。

    方士谦有些惭愧的凑过去看了看面对着自己侧身睡觉的人。睡颜感觉还是挺不错的,放松了表情的吴雪峰似乎显得纯真了些,没什么忧愁,和平常稳重的画风完全不同。想想饱经风霜的人难得能露出这种没有警惕的表情方士谦兴奋的忘记了宿醉的头疼挪到床边在人叠好的衣服里翻找处口袋里的手机关掉闪光灯和声音一阵猛拍。

    这时,吴雪峰突然皱了皱眉翻身仰面躺了,吓得方士谦摈住呼吸没敢大喘气儿,把手机丢到枕头边重新躺好的方士谦回忆起以前有时候上早课的时候正巧吴雪峰那儿是昨天晚上刚赶完工,下午去上班,于是空出的上午可以拿来补眠,自己起了床收拾东西下楼时即使再怎么控制楼梯也会发出声儿,等走到楼下吴雪峰就会从卧室探出头跟自己告个别,顺便提醒自己要吃早饭之类的。能看得出这人大概是很容易被吵醒的,至少睡的是没自己死,自己走路声响太吵了。没想到今天睡得还算沉,大概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吧。

    折腾半天身体有些凉,自己这儿的被窝也是被放置太久有些冷兮兮的,他脑袋一抽,也不知怎么的就往热源凑了凑,头靠在吴雪峰肩膀上,后来整个人都挂了上去,迷迷糊糊想着就算吴雪峰醒了也能用自己睡觉不老实来掩饰,摸了摸胸口跳的有些过快的心脏怎么也解释不了自己这算是什么心态,只觉得自己想和他一起过一辈子所以想要亲密一些?对方醒过来能按照自己所想的误会一番就算走了好结局路线了,干脆闭上眼将烦恼抛到脑后重新进入梦乡。

 

 

    方士谦感觉自己原本睡得挺舒服,身体渐渐暖和起来,可是感觉自己像是被箍住一般不能动弹,在梦里直接就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缠住惊得睁开了眼,没想到面前就是人放大的脸,吓得浑身一僵不敢动弹。他刚要开口就被吴雪峰打断了,后者就直接凑近了将头埋进颈间,弄得方士谦有些发痒。

    吴雪峰闷着声音开口说喜欢自己的时候方士谦感觉自己像是没醒过来一样又收到了惊吓,忍不住伸手拽紧了人衣服,吴雪峰还在那儿自顾自的说着表白的话,听的人忍不住心跳加速脸颊发烫,虽说表白的人是同性但这是第一次被人主动表态,想想之前的人生就是在父母的期望下学习,然后到了叛逆的岁月溜去打游戏最后直接打比赛去了,接触到女孩子的几率很小不说,自己不务正业的模样大概也是被很多人敬而远之,自然对这种感情问题没有任何经验。

    想想之前对吴雪峰会产生那种想要过一辈子的想法也挺莫名的,为什么会突然有这种感觉呢,忍不住又问了自己,虽然不太明白是不是那种类似于电视剧演绎的爱情,不过怎么说自己对性别等等没什么要求,如果是要过日子,两个人在一起过得开心不就好了?这么想着正巧听到人关于威胁到自己就搬出去住的话语,感觉有些好笑,可现在对对方而言似乎是重要的时刻,于是还是忍住了,在听到人最后说了句喜欢后放开了拽着衣服的手,重新搂紧了人轻抚背部。

    要怎么回答呢,说我也喜欢你的话是不是显得轻浮?虽然确实对他有好感可是突然一下子表现出来也太奇怪了?或者说在一起之类的会不会不太明确?方士谦也有些烦恼,平常与人相处就会经常考虑对方听到自己的话会不会产生不同的情绪,尤其是对待自己的后辈时更是,鼓励鞭策都要估量着开口,到那儿都是能对症下药且有经验,可惜恋爱这种症状他还真是一时半会儿无从下手,但就这么放着人也不行吧?

    方士谦伸出手抚摸着人的发丝,忍不住开口,“行了老吴,你以前打比赛的那种自信都到哪儿去了?总不至于以后过也要低着头一辈子过吧。”

    吴雪峰像是不太明白方士谦的意思一般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后者轻叹了声又放软了语气,“我觉得我能接受你,我也不会搬出去住,就赖你家不走了,成不?”方士谦心想也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不过对方说了半天自己反而缠得更紧,没有推开就是最明显的表现了吧,这么说自己昨天就没挣脱他的手啊,不对那时候他又没表白…

    方士谦脑子里飞快地转着想些有的没的,有些无奈地低了头埋进吴雪峰怀里,心想再不明白这种战术意图自己也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0 )
  1. 更高更快更强更高更快更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不会画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