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更快更强

喜欢方士谦,金光瑶和茨木!
最近吃茨狗狗茨狗博所以都会转,茨酒茨也会转,all狗向其他cp都会转,请慎重!

© 更高更快更强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同居的些许杂事

    其实,文不成图不就的【】,但是还想画还想写_(:з)∠)_主要是脑洞不能浪费
    乱七八糟的,我可能是醉了,才写这么糟糕…周五回家再改改吧
    后面一部分有和砚白对戏对出来的梗,经过同意拿来写了,超级感谢qwq


    晚上睡觉的时候,方士谦习惯性地从后面搂住了侧躺的王杰希,后者感觉有些不舒服,毕竟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睡觉,还要搂在一起…不管是床的尺寸还是自己的心里都有点接受不能。
    天冷了抱着一起睡会很暖和,而且抱着你我会觉得安心。方士谦拿这个当做借口面不改色的一次次凑上来。
    王杰希在心里冷笑,你丫只不过是想占便宜罢了,自己又不是小女孩,怎么可能被这种程度的情话蒙到。
 

    他之所以这么不屑,是因为有一天夜里,他突然觉得冷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方士谦在床的另一头,四肢紧紧缠着被卷成条形的被子。 
    满脑子“你这么抱着被子不盖不觉得冷么”“有我还不够你想抱谁”“你丫没抱着我睡看上去也很安心啊”等等弹幕刷过的王杰希大大有了想把人推下床的邪恶想法,但那也只是想想,他还是为自己拿了床被子,然后小心的抽出方士谦抱着的被子,无视了动作时对方嘴里念叨着自己名字的梦话,给他重新盖好。


    其实王杰希也没怪他,毕竟睡梦中人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而且早上醒来的时候,方士谦都像是睡前那样,紧紧贴着他的身子。
    王杰希有点迷惑,不知道自家前辈这种睡觉的习惯是怎么回事,不过那结实的臂膀紧搂着自己让人动弹不得,且腰腹以下不能描述的部位让自己有些难堪。
    王杰希吸了口气,推了推人——
    方士谦,醒醒…醒…起开!
    嗯?……天还没亮再睡会儿?方士谦念叨,也不知是梦话还是什么,手被拍开也没关系,再黏上去就行。
    王杰希心塞,也不知解释有没有用,就说现在天冷了亮得晚,再不走真的会迟到。
    嗯,手松开了,亏得这货是个知道轻重的家伙,王杰希松了口气,急急忙忙做好了早饭就走去俱乐部。


    嗯,两个人同居的地方在俱乐部对面的小区,五分钟的路程。为了恩爱比赛两不误特意买了就近的房子。白天一个上班赚钱养家一个训练比赛带孩子,晚上回家吃个饭聊聊天在被窝这样那样日子过得不能更惬意。
    有次,兴欣和微草友谊交流赛,一边儿是高英杰和乔一帆双手紧握你浓我浓地说着上场肯定努力neng死对方的宣言【并没有】,一边儿苏沐橙柳非友好交流着什么,还有刘小别和唐柔握手约定一决胜负袁柏清眼红着让刘小别快放手因为该轮到他了……两大队长望着群魔乱舞依旧谈笑风生不为所动。
    叶修抖了烟灰,把烟头塞进废烟盒,然后笑着和王杰希握手,开口道,呦老王,好久不见看上去气色不错啊,事业爱情双丰收一路凯歌的前者可算是要砸哥手里了。王杰希也不甘示弱,但他心里认为这种垃圾话不理为妙,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回应了说,只不过是交流赛,认真就输了。
    然后擂台赛部分一向守擂的王杰希难得第一个就出战,叶修看着自家队友被一挑三,啧了两声,心想说好的认真就输了呢?之后团队赛,兴欣众规划好了要去集火王杰希了,结果人没上场,让人一边感叹杰希大大的心思太难猜又不得不暗暗骂道竟然让他们做新战术的陪练,心也太脏了。


    晚饭是微草做东请客兴欣众一群人拉扯着去了大饭店搓顿好,方士谦因为要加班所以没去凑热闹,但还是比王杰希回家得早。
    于是三分醉七分醒的王杰希回家就看见桌上杯里留了热水,可只有卧室开了灯。
    他心想着不知道方士谦又在折腾啥打开了屋门,就看见某个人就露了个头,身体裹在被窝里蠕动。
    王杰希问了声,方士谦你睡了么。蠕动的人转过头看了看他,笑了。
    没,但是我已经在被窝里脱光躺好了,方士谦说着,突然就受到了惊吓,因为他看见王杰希朝着床走过来,掀了他的被子。
    有股酒味儿,嗯,大概是醉了吧,方士谦还没开始想怎么找理由和人酱酱酿酿就听见王杰希对着他呵呵,刚才谁说脱光了的,他指着方士谦穿的完整的秋衣秋裤,你以为谁愿意看你裸体,他哼了一声把被子扔回去。
    方士谦心里刷着弹幕想艾玛喝醉酒的杰希大大真是任性又可爱,一时嘴上也不把门儿地哦了,说不愿意看还一进屋就掀被子的真是图样图森破。
    王杰希脱掉外套挂好,瞥了眼床上的人道,只不过是让你这个大海归感受下祖国母亲的体温。他回刚到床边坐好,方士谦就缠过来搂着人腰抱着,抱怨感情还是个后妈,把魔术师大大都给冻成冰块儿了,一边手覆上对方的,传递着暖床时带出来的仅有的温度。
    王杰希眨了眨眼,感觉在柔和的灯光下方士谦的脸也像是被美图秀秀p了一下,温柔的看不清楚轮廓,后者被大小眼赤果果盯着有些发怵,说杰希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有点怕,你是不是想干什么。
    还在作死,王杰希眯起眼眸继续凝视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开口,你猜?
    画风多变的不止是一个人,只见弃疗之神掀起秋衣说着别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要临幸臣妾可得趁早,王杰希戳着人有些凸起来的肚皮说太胖了让人提不起兴♂趣,两个人唇枪舌剑的慢慢就翻滚到了床上。
    方士谦是真懒了,退役了作息没了规律,他本身就是宅男不爱运动,工作也是坐办公椅很少跑现场,零食一吃就有点横向发展,再加上冬天爱赖床,整个人简直都想缩被窝冬眠。
    他有些委屈,压着王杰希也不怕人受不了,嘀咕着要一会儿网购个健身器,不然人老珠黄了王杰希就要嫌弃他。
    王杰希被压着觉得有点重,便推他说哪次你说锻炼真去了,沉死了快闪开。
    方士谦笑嘻嘻地蹭了蹭说你都说我胖了我哪儿能闪得开。
    两个男人,一个喝得有些醉了,另一个还撩拨着,渐渐就擦出了火花。王杰希感受到身上人顶着自己的东西,噤了声没再动,乖顺得任由人蹭了。好久没有亲热过,他也有些隐隐的期待。
 

    然后,他想,方士谦真的胖了,该减肥了。
    另外,要给他网购个健身器,明天一定要记得下单。
    他还想,暖气已经来了,还盖什么被子。
    他有点感谢这个制度,似乎可以让方士谦整个晚上都抱着他睡了。
 
 
 
 

评论 ( 7 )
热度 ( 5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