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更快更强

喜欢方士谦,金光瑶和茨木!
最近吃茨狗狗茨狗博所以都会转,茨酒茨也会转,all狗向其他cp都会转,请慎重!

© 更高更快更强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重新再来

✔脑子不太好使,可能写的怪怪的,本来就不会写文,但是因为想写,还是写了。
✔cp是方王,he
✔有些矫情的老方(?,慎
✔题目是瞎编的x


拿到第二个冠军后,方士谦了无牵挂地,逃走了。

老实说作为微草的大功臣,庆功宴欢送会总不会少,他却一一谢绝了,偷偷收拾好了行李,拿着很久之前就办好的护照,溜到了国外,就留下一封书信啰嗦了一堆事儿,美其名曰,托孤。

面对这么一个不吉利的说法,被托的微草队长也没表明什么态度,依旧带着队伍披荆斩棘,朝着冠军的目标奋勇前进。

只不过,那段时间的微草,没有人敢提起方士谦这三个字,就连拆开都不能提,传说说起方锐他们也只是用“呼啸的盗贼”来代替。

实际上也没有那么夸张,即使是后来对战霸图时袁柏清的发挥展现出当年治疗之神的一丝神韵,王杰希也没有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做出什么违背他形象的事情。

他只是写了厚厚一叠的加训方案递过去,语重心长的说道,柏清,双治疗的操作需要更多的经验和训练加强巩固,你现在欠缺的还太多,我这里把需要注意的地方稍微提了提,你训练之后时常看看,加油。

王杰希拍了拍人肩膀转身走了。袁柏清看着背影眼睛都红了——是想哭。虽然他的确需要加倍努力,可是他总觉得,队长是在报复。

刘小别高英杰等都劝他,别想了,多训练。可是一想起某个偷溜的前辈,几个知道些许事情内幕的,都忍不住唏嘘一番。

不过那也是一群熊孩子和好孩子在王杰希不在的小聚餐上才敢八卦的事儿,从谁追的谁讨论到两个人已经到了哪一步。以茶代酒一顿划拳输的人负责去满足大家的好奇心,可怜的某个手速达人眼一闭心一横飞速打出问题抛给了远在海外的方士谦——众人一直认为这种事如果真去问王杰希肯定没有活路,当然只是夸张说法,可毕竟王杰希还管着战队大小事务,万一惹毛了加训到手酸晚上就别想看电影放松一下了。而方士谦在他们看来是个和蔼可亲有求必应的好前辈,俗话说柿子都挑软的捏,方神虽不是软柿子可架不住脾气好,刘小别暗想自己是下了步好棋,却没想到自己的问题给了电脑屏幕另一边的人一记重击。

“方神啊,当初你和队长谁追的谁啊?”


方士谦揉了揉心口,思考着自己和王杰希初恋的那点小事儿会有多少人知晓——叶修和吴雪峰是知道的,尤其是后者给了自己很多作为前辈的经验教训…虽然方士谦没有实运用过;孙哲平本来不知道但也被强拉过来做了军师,连带着张佳乐也略有了解,虽然前者说自家那位和小队长完全不同自己根本排不上用场,可是两个人堪比繁花血景的闪光弹也算是给了方士谦的鞭策和动力……只不过他们都没有跟自家小鬼们八卦的必要和可能,方士谦头疼,挠了挠头发回忆起往昔种种——

他和王杰希一起,不,应该说是他缠着王杰希吧,吃早午晚饭,晨练散步,加训复盘,偶尔在节日里王杰希要自愿加班的时候他也跟着自虐一样端茶倒水,帮忙分析战术…一起回寝室,甚至有时候偷溜到他的寝室以各种借口同榻而眠,早起一块儿出门被后辈撞到时王杰希不知是尴尬还是害羞的耳朵发红…他连从哪儿红到哪儿都观察得一清二楚。



他捂着脸感叹,做了这么多看不出他和王杰希有一腿的,智商情商肯定都有问题。

他久久没有敲下回复,对面的刘小别也没有催促或者什么,直到方士谦想好了要嬉皮笑脸驴一驴小鬼头,看着灰掉的头像,关闭了qq界面。

又忍不住点开了那个每每到凌晨甚至更晚才会变成灰色的头像。

王杰希有黄少天的好友,所以上线一般都是隐身。但是对方士谦的隐身可见他一直没撤销过。当然,方士谦每天盯着那个亮着的头像,生怕自己某天会被质问,被责骂。他实在承受不住王杰希亲口说出那些话语。

虽然他被叶修等知道这件事的人一律认为是“渣男”、“不负责任”、“吃干抹净就溜的小人”……方士谦大呼冤枉,虽然睡过一张床可是他从来没对同居人做过任何过分的事…即使是拥抱亲吻都是浅尝即止,王杰希没有主动要求过什么,方士谦有贼心也没贼胆,所以两人身体上的契合度一直不高。

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知道老家伙们那些话对他是调侃,也或许是真的带了怒气,他却无法想象王杰希掐着腰指着他鼻子骂他“负心汉”的场景是什么样儿。

退役前的那些夜里,他想了很多,想了未来会如何,想了自己和王杰希的未来会如何…他悲催地发现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留下的理由。

他心里难过,头蒙进被窝里回忆他和他的过往,那个被自己追求,或者是痴缠了很多年的人没有主动表示过什么,有时候对于他进一步的试探甚至会退缩,理由是“战队如何如何……”

他有时候气的想炸掉联盟。

自己最大的情敌是战队,方士谦悲哀的想,可是那也是自己所爱的荣耀。他知道王杰希背负了太多太多,他只能跟在他身边,为他减轻负担,一想到这些,什么过分的要求他也怂的不敢再提。

最后的最后,他想,王杰希应该,不会需要他了。

他倾尽一切,想看到他重新在天空自由的飞翔;想看到微草成为超越嘉世的新传说;想看到王杰希用或羞涩或淡定的表情说士谦我其实一直都很喜欢你。

可是他都没有做到。而王杰希对他不温不火态度和方士谦自己脑补出的未来和困境,让他忍不住想要逃离,甚至提出分手。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删光好友,没有解除自己对他的隐身可见,留着那一条条短信和聊天记录。方士谦想,老了以后看一看,还能回忆起些甜蜜的幻想,也不错。

他觉得自己很矫情,他难过,又不甘心。他以为逃到看不见他的地方就不会再想起他和他爱着他的心情,但那只是他以为。

想再看看他,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再看最后一下下,上次走的时候没看清,这次远远的看一下就好。

坐上回国的飞机,方士谦捶胸顿足。

这算什么事儿啊!回去可怎么说?!

最后他决定,去微草训练营逛一逛,夏休期应该没什么人,跟经理通报了顺便告诉经理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自己回来的事。

可是魔术师大大的心,他从来都没有猜透过,这次也是。

他惊讶的望着那个在月光下显得孤单又坚强的身影,用大小不一的眼睛盯着自己。

士谦。

王杰希的声音响起,方士谦听到这个称呼,腿挪不动步子。

王杰希一步步靠近,方士谦抹了把脸,露出笑容说道,小队长啊,好久不见。

方士谦没想到再见时王杰希没有叉腰指着他骂…好吧他觉得王杰希不会做这种泼妇才做的事。不过那样平淡地说起“这两年过得如何”的话题,也是他意料不到的事。

他觉得心里痒痒的,像是被猫挠,他期待着,也恐惧着,等待王杰希下一个问题。话说的多了,放开束缚的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有些痞气的方士谦,他想,自己其实变了很多,可是对面前这个人的喜欢,大概是从来没有改变的。

王杰希停顿了下,突然抬眼问了句,既然说要分手,为什么当初要招惹我?

……情难自禁啊,本来就是朝夕相处的队友。方士谦没有说,即使用尽全力想要回避,王杰希的光芒还是璀璨得让人无法忽视,美丽的让人心醉,乃至一举一动,都叫他沉迷其中。

可是你退缩了,真怂。

方士谦被这么说也只能用苦笑应对,也知再怎么欺瞒也没用,不如摊开了讲清楚——我爱你,王杰希。我愿意,我也有能力解决我这边所有的阻碍。可是…我考虑了你那里…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也许是条不归路,你的家人,你的前程。你身上背负了很多责任和期待不是么…我哪儿能这么自私。

你就是个自私的家伙。王杰希眯起眼睛盯着方士谦,看着后者忍不住揉鼻尖掩饰尴尬,继续开口,你以为这样就是为我着想?是,我还没退役,我家里的态度也不明,可是你也说了,你不知道我愿不愿意走这条所谓的不归路,就给我定下了分手的结局,你敢说你不自私?说到激动处——也是他难得这么激动于一件事,他甚至扯着面前这个打扮的人摸狗样的家伙的领带,方士谦高出的那两个厘米在对质中一点用都没有,只能低下头苦着脸被教训。见王杰希没有再说下去的欲望,他试探着开口,那,杰希,你愿意么。

王杰希冷笑,你以为是商店买衣服,可以讨价还价么,分手可是您老人家提出的,一诺千金可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前辈你可要多学着点。

方士谦都快急哭了,称呼都从士谦变成前辈了,真就这样走向BE了么?

他一把按着王杰希的肩膀,去了那副嬉皮笑脸的表情——比他当年表白时还要严肃的嘴脸说,千金算什么,我都在三环买好车房,就差在房产证上添个名儿了。

王杰希依旧不依不饶,我何德何能和前治疗之神住在一个屋檐下。他顿了会儿,突然笑了,笑的方士谦心惊。

他又说,这事儿要按程序来,总要先从追求开始吧。

方士谦是真的惊讶了,他原以为今晚这份剖白会让两个人真的分道扬镳,万万没想到可以柳暗花明,又是一村。

他立刻道,好嘞,每天我都给你送早餐,豆汁儿焦圈儿应有尽有。

不用了,我每天都在微草食堂吃。

看着自家前辈又萎靡下来的表情,魔术师还是砸了个棒棒糖过去,晚饭还是回家吃,而且下班挤车太累,要专车接送。

方士谦当然是一口一个答应。

又闲扯了一会儿,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回走。

方士谦看着前面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问道,杰希,我最后问个问题。

爱过。

王杰希转过头,表情依旧和多年前一样,不喜不悲,眸子里清冷的光和浓情揉在一起,那样望着他,让他的心情不自禁地燃起热和情,加速跳动。

他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忍不住想笑,可是眼泪却滴答掉落。

我一直以为你其实不爱我。他揉了揉发酸的鼻尖,张开怀抱,王杰希摇了摇头,顺从地回抱住他,用的是扯领带的劲儿,紧紧的。

他没听见反驳或者别的,只感觉到肩膀的衣料渐渐潮湿。



end



评论 ( 5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