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高更快更强

喜欢方士谦,金光瑶和茨木!
最近吃茨狗狗茨狗博所以都会转,茨酒茨也会转,all狗向其他cp都会转,请慎重!

© 更高更快更强
Powered by LOFTER

[卢刘]恋爱之后的事(4)

  好久没更新了23333虽然没人看但是也不能烂尾啊23333

【1】

【2】

【3】 



    额,其实是卢刘啦,但是前面部分也许算是含有点刘卢的成分。就一点。

    呜如果不能接受也没办法点叉叉吧,不过后面就是卢刘的肉,真的大丈夫?

    总之请随意!






    直到卢瀚文最后一声极其压抑的低吼声传出,床停止了震动,刘小别也没敢做出任何动作去“打扰”他。

    然后,他听见了卢瀚文起身的声音,水声从远处响起,配合着他的心跳也渐渐平复下来。

    即使如此刘小别的心里还是没有停止思考。最后到卢瀚文轻手轻脚的返回,在他脸颊上留下轻吻再躺回去时,他的心跳再次爆表。

    他也意识到,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竟然从来没有讨论过,或者是思考过,对于爱的另一种表达方式,两人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实践一番。

    毕竟前段时间两个人一直忙碌于工作,然后是让家里人同意的事情,确实是无暇顾及这些。可是现在生活已经步入了正轨,就像有句话说得好,“饱暖思淫欲”…

    刘小别有些无力地想,自己是不是也对卢瀚文有这种“想要抱他”的冲动呢。

    果然,刘小别的想法就在梦中应验了。

    他梦见自己努力地动着腰抽插,身下是卢瀚文。

    嗯还好,人是对的,自己还真是个忠贞的好青年。

    ……不对!!!!

    为什么卢瀚文是刚出道的小鬼头形态啊啊啊啊!??

    “小别…前辈…嗯嗯…”卢瀚文呻吟着扭动了下腰部,手勾上刘小别的脖子,那画面美得刘小别不敢看。

    别闹了自己这可是犯法的啊啊啊怎么能对未成年人下手!!!刘小别紧紧的闭上眼希望这一切是个梦,再睁开眼的时候他期待着,然后,看到了青年形态的卢瀚文。

    脸上的红潮不退,喘息着呻吟的卢瀚文,他俊秀的脸上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眸子,透露着认真坚定的眼神此时也化作一滩春水,然后,望着刘小别,开口:

    “小别,给我…”

    ……

    ……

    然后,刘小别就把自己的精华都交代了出去。


    第二天刘小别是闻到早餐的味道醒来的。

    拿起手机一看,已经是九点了,虽然早就过了上班时间,好在是周日,不存在被扣工资的悲剧发生。但是很明显命运女神不肯放过他,因为他感觉到下体处凉飕飕的。

    刘小别掀开被子,脱掉睡裤,看到了昨天夜里做梦留下的罪证。

    “……”

    可这时候偏偏卢瀚文来叫他吃早饭了,刘小别大爆手速穿好裤子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内裤掖在睡衣里快速冲出去:“我先去刷牙。”

    卢瀚文看着匆匆跑到卫生间里的刘小别,忍不住笑了,“小别你是憋太久了现在急需解放内存么?”

    很难得刘小别没有呛回来,卢瀚文一边疑惑着一边啃油条,直到看着黑着脸的刘小别走出卫生间,手里还拿着一条湿掉的内裤——很明显是洗干净了的。他想到了什么,然后“噗”的一声把牛奶都喷了出来,“噗咳咳!!”

    刘小别刚听到笑声想要发火,转过头却看见卢瀚文脸上流下了乳白色的液体——虽然知道是之前他笑出声喷出的牛奶,可…

    刘小别还是把它想象成了别的液体,然后他发现自己可耻的硬了。

    “……”他觉得自己又需要王杰希开导了。

    “咳咳,小别啊。”卢瀚文用纸巾擦干净嘴角后,把早饭递到刘小别手边,“这种事很正常啦,不要有太大负担。话说这不会是你第一次吧…”

    “怎么可能。”刘小别皱眉。虽然以前一直忙着玩荣耀,可是偶尔也会有产生欲望的时候,自我安慰的事也不是没做过。只是这种做梦还带着对象的是头一次。

    “那不就行了,嘛反正我是你的恋人诶,你有这种需求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的,别害羞。”卢瀚文装作一副很懂的样子语重心长的劝慰着,那表情让刘小别更加气愤。

    “还不都是因为你!!”刘小别趁着怒气蒸腾的时候把关于前一天晚上的事吐槽了一遍,当然其中他没有说自己做的春梦是那样的销魂。但是卢瀚文一猜就知道,刘小别肯定梦到和自己上床了。毕竟自己才是他喜欢的人嘛。

    “是么…果然还是吵到你了啊,抱歉…那么刘小别前辈,我觉得我们也应该把这件事的决定放到家庭日程上去了。”卢瀚文摸了摸下巴,没再说话,而是付出行动。

    谁要跟你讨论这种事啊!!而且即使是谈事情地点也不对吧?!

    刘小别自从被卢瀚文一把扛起丢到床上,然后压住,心里不断地吐着槽,就连自救什么的都没想着去做。

    他觉得自己到时候还是可以摆脱卢瀚文的,毕竟自己也是个男人,也不是弱不禁风的病弱,但…

    卢瀚文毕竟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矮他一头的少年了。

    “喂,放开我…”刘小别皱着眉头挣扎了下,手腕被卢瀚文用力按住让他感觉有点疼痛,后者从善如流松手了,不过还是没有从他身上下来。刘小别在心里暗示着自己卢瀚文他只是个小孩儿只是打闹样的坐自己身上没什么的……

    “小别。”他就这么看着卢瀚文慢慢俯身靠近他,笑容越发放大,“我们……做吧?”


    刘小别觉得自己应该会惊慌失措,可是他并没有,他心里说不出的奇怪和郁闷,因为他们两个之前还在床上剑拔弩张,现在却一起坐在电脑前看百度百科。

    “哦哦原来前戏非常重要,小别你看,在上床之前要挑起气氛,让…”刘小别一把捂住卢瀚文照本宣科念着百度知道的嘴,“看就行了,没让你读!”

    ……

    这算是照着教科书学习么?!还是这么耻的内容?!

    刘小别已经想出门好好呼吸下新鲜空气治疗自己纠结的内心,可卢瀚文很认真的学习着有些还截了图作为重点,一只手还圈着他的腰不放手,他心里默默叹了气,开口:“这种东西,还是按感觉来的好,你是当老师当久了脑子也僵么?”

    “不是啦!”卢瀚文蹭了蹭他的脸颊,“第一次做这种事,小别你毕竟是男性,又不像女性那样可以自然地承受,不想让你受伤我才想好好学习的。”

    “你…”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卢瀚文很在意自己,不想让自己受伤……不对,为什么受伤的会是自己?自然地承受?那是啥?

    刘小别似乎想到了什么,刚想质问就听见卢瀚文有些兴奋地叫:“诶!他们说后入会更舒服啊,呵呵…”

    ……

    卢瀚文被体罚了三十个俯卧撑。


    “小别前辈,开门啊!!”卢瀚文做完俯卧撑脸不红气不喘地敲浴室的门,里面除了水声就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卢瀚文倒是想着要用钥匙开门,只可惜刘小别似乎把钥匙一起带进了浴室。

    “刘小别,你再不出来我可要踹门了!”说是这么说,卢瀚文还是没有真的动脚,他也怕真把刘小别给惹急了可就做不成这样那样的事。于是安静的等在了门口没再出声。

    突然他又想起来百科上看到的需要准备几个材料,匆匆忙忙的就下楼了。

    而浴室里的刘小别,心情非常复杂。他自己主动到浴室来洗澡…大上午的,说是天热冲凉也没人信,这时候太阳才刚出来,更别说晒进屋内产生热量了。在两人刚刚被教学过那种东西的情况下,傻子才看不出这是种无声的邀请。

    刘小别想着,要不要把卢瀚文也叫进来一起洗。但想了两秒他就马上否定了这个建议。他觉得如果把那家伙放进来自己直接就会在浴室被办了。

    ……话说回来为什么是自己被办了,两个人都是男人,身高也没什么差别,就是卢瀚文凭借着牛奶外挂和经常性的锻炼显得壮了那么一点点,刚才在床上的对质中也能感觉到他的力量比自己要强一些。只不过他觉得,卢瀚文肯定不会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所以在上下问题上还有的机会争取。

    他又回忆了下梦里的场景,身体的自然反应让他有些无语。如果一想就硬未免太痛苦了…而且为什么对象是卢瀚文自己就这么亢奋呢。

    废话,还不是因为自己喜欢他。

    虽然感觉自己肯定是能在上面的,但说不准卢瀚文追求个公平要自己也捡一下肥皂,刘小别还是别别扭扭地把后面清理了一下。事实证明他这样的行为是非常有必要的。

    手指进入的时候,感觉有些疼痛和不适。刘小别有点纠结,他不希望卢瀚文为此受伤或者产生阴影。而且出于年龄的考虑,他虽然在梦中是这样那样过了,可始终有种罪恶感徘徊在心头。虽然身材是变了,刘小别还是觉得卢瀚文是当年矮自己一头的小男孩,即使是谈恋爱在一起了有时候在某些问题上也把对方当成后辈看待。而对于这种事…

    “小别前辈,刘小别?你不会晕倒在里面了吧?!”卢瀚文的声音再次响起,刘小别看着自己已经泡到起皱的皮肤,迅速收起心思擦干身体离开浴室。

    一会儿再好好通通气…刘小别看着额头冒汗走进浴室的卢瀚文,转身回到卧室的床上缩成一团拿着手机开始搜索。

    【怎么样和年龄相差较大的恋人做爱做的事】

    【怎样在床上掌握主动权】

    ……

    翻了半天也没有适合自己和卢瀚文的方法,全都是起哄和胡说八道的蹭分答案。刘小别叹了口气放下手机,抬眼就看见卢瀚文打开房门擦着头发笑嘻嘻的进来了。

    “抱歉久等了啊。”

    ……靠!为什么只围了浴巾在腰上!!!!

    刘小别就盯着那摇晃着仿佛随时会泄露下面风景的浴巾和浴巾上面的,有些成型的肌肉越靠越近。卢瀚文也没有什么忌讳,坐到床上就凑近了和刘小别平视:“来做吧。”

    呵呵,做就做,哥还怕了你不成么…这么想着,还没开口,刘小别的嘴就被堵住了…用卢瀚文自己的嘴。


    ……

    刘小别有两个想法,一是卢瀚文的舌头肯定能给樱桃梗打结。二就是特么的谁教会他这么接吻的?!

    唇与唇的碰触是温柔缠绵的,鼻尖互相撞到以后卢瀚文不痛不痒地侧头加深了吻,不再吸吮唇瓣,舌尖灵巧地通过唇缝撬开牙齿,牙龈被舔到时那种酥麻、舌尖碰触纠缠让心跳不再平静。刘小别也想学着把战场转移到卢瀚文那儿,可每次都会被推回去。直到喘息渐渐粗重紧张到无法呼吸才被松开,透明的丝线还连接着二人的嘴角,被卢瀚文挑断。

    卧槽,这有什么,炫耀么?

    卢瀚文暗送秋波的眼神也被刘小别认为是挑衅,后者觉得身体温度在逐渐上升,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气是羞,前者已经开始自己下一步攻略了。

    “痒…噗,慢点。”又被啃了嘴唇以后目标变成了耳朵,耳洞被舔到的时候只感觉到痒,刘小别忍不住笑出声。被卢瀚文咬了耳垂,自己踢了一脚才转换阵地。唇舌经过的地方留下的液体由热变冷,热量似乎都被凝聚到下身最重要的器官。

    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在胸口被捣乱以后更加明显。即使刘小别轻轻扯了卢瀚文说了句“我不是女人”表达了不想被玩弄胸部的态度,后者还是坚持不懈地一圈圈由外向内舔到乳尖,舌尖快速扫动,手的揉捏让原本平坦的那两点挺立起来,就像他内裤中勃起的性器让他兴奋又羞耻。

    “这不是性别的问题,小别前辈…”

    “怎么不是,不就是因为不具备女性的工作和生理特性,这玩意儿才退化的么?”

    “话是这么说,但是…”卢瀚文低头,手指轻轻按压着内裤里面的东西,点点水渍浮现出来。

    “你兴奋了,不是么,因为我这样…”他又轻轻捏了刘小别胸口那两点。

    心脏都被捏的加快了跳动的速度,刘小别看着卢瀚文解开浴巾,很好奇为什么他没有像自己那样被撩拨就硬了……似乎尺寸也比他大上那么一点,是牛奶的功劳么?还是有别的什么饮食的妙招。就这么胡思乱想也没意识到自己的内裤被扯下,欲望弹跳出来,卢瀚文贴近了他的身体握住了两根,开始上下撸动。

    空调确实是打开了,有轻微的运作声。但身体为什么还那么热呢?脸上是羞耻的红晕,他闭上眼睛感受着特殊的服务,自己动手和别人,不,爱人的触感完全不同,卢瀚文的体育教学生涯不算久,手上也磨出了薄薄的茧子,手心肉依旧柔软,加上轻重不断变化的力道,刘小别忍不住舒服得哼出声音。

    但不久后他就觉得这种服侍是一种折磨,每当他觉得快到达顶点的时候,卢瀚文的手就会慢下来冲灭他的欲望,然后重新点燃,反复下去他心里有些堵的慌,身体也是,想要将那一点不满丢出去。于是他伸出手握着卢瀚文的,带着他加快撸动的速度。

    不愧是手速达人啊,卢瀚文想着,到后来他的手有些跟不上刘小别的节奏,性器也变得发疼。毕竟折磨刘小别的时候他自己也会受到影响,这么一专注让快感由慢火细炖变成大火爆炒,于是他负责撩拨顶端,按揉着越发硬挺的龟头,时不时用指腹磨蹭,刘小别负责着套弄,两个人搭配着一起将对方送上顶点,精液射了满手,不算太大的卧室弥漫着有些淫糜的气味。

    两个人喘息着,互相望着对方,卢瀚文嘿嘿一笑让刘小别突然羞红了脸扭头看向别处,可前者不给他消化羞耻心的机会,扑上去一口咬住嘴唇磨着,眼睛依旧盯着乱窜的眼神,舌也充满攻略性质地勾着他的一圈圈滑动,每当躲开时会再缠上去,不久两个人便气喘吁吁的分开。

    “呼…我,我说你…这真的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刘小别用手擦拭嘴角的唾液,却不料之前射出的在手上沾上了些,还没跳起来卢瀚文就凑上去舔掉了液体,让他脸颊发热更甚。

    “真的是第一次,大概这只是…”卢瀚文抱住刘小别,下巴抵在他的头顶,安抚些背部,“想要爱你的本能觉醒了。”


    因为爱你才产生欲望,想攻占,想掠夺,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将你标记成我的所有物。


    很难得的,没有反驳没有炸毛没有任何反对意见,刘小别只是回抱住他,紧紧地,抚摸着卢瀚文背部凸起的骨骼。

    ……

    然后,刘小别一个翻身,把卢瀚文压在身下。

    “小别…”卢瀚文苦笑着看着一脸坚定的刘小别,还没说什么,后者就开口了,“我们是相爱的吧。”

    “是的啊!”

    “所以我要在上面。”

    “这什么理论啦,顺便小别前辈这种你还要和后辈争么?”

    “废话,我是前辈经验丰富,所以我来给你做示范!”

    “经验丰富?”卢瀚文眯起眼睛盯着刘小别,刘小别抹了抹汗,刚想改口就听见卢瀚文说,“既然是示范,那下一次就我在上面?”

    “呃……也行。”刘小别想出于公平,如果卢瀚文想在上面,也可以给几次机会。

    “这样吧,这次我在上面,下次换你?”卢瀚文循循善诱着,“我看的百科比你多一些,给你示范一下怎么扩张之类的,如何?”

    “也……行吧。”刘小别想来想去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吃亏的,就同意了。

    两个人变换体位,卢瀚文心里呵呵一声,考虑着这第一次一定要伺候到刘小别爽到天上让他忘记反攻的事情。

    小别前辈,吃,我,重,剑,吧。


    “喂,好了没有,很难受啊。”

    “疼么?”

    “不是疼…啧,反正就是难受。”刘小别觉得现在的姿势非常羞耻,可是没办法,扩张之前卢瀚文提出要用枕头一类的东西垫高刘小别的臀部,后者想了想与其那样还不如像现在,至少害羞了可以把脸埋在枕头里当鸵鸟。

    而身体,虽然后方并没有传来什么疼痛的感觉,可是一根手指在里面进进出出,还有冰凉的润滑液体——相对于身体的火热,确实可以说是冰凉,肠道的触感非常特别。刘小别试着下意识地收缩,有些润滑油顺着腿往下流。

    “小别,别夹那么紧。”

    “紧你妹!快点…”刘小别能感受到卢瀚文口中的戏虐,督促着人把注意力集中在正经事中。

    “小别你这么迫不及待么?!”卢瀚文有些惊喜的声音想起,然后是悉索的声音,刘小别感觉到有什么微热的东西抵在自己后穴处摩擦着,立马冷汗直冒,“卧槽我说的是别调戏我好不好!!”

    绝对不是膝跳反射,刘小别一脚往后踢,被后面的人躲开,自己也没把握住平衡整个人趴在了床上,性器有些疼痛和麻痒,卢瀚文这时候又扑上来抱住,不知道什么时候硬挺起来的性器贴着自己的屁股…他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卢瀚文这时候还不断的磨蹭着,手还摸到刘小别胸口作怪。刘小别觉得自己快炸了,这种轻柔又难耐的撩拨最折磨人心智。就像被花蚊子咬了很痒,明明知道自己不能去挠,越挠越痒,可手还是会不由自主得往肿块上面抓。他的性格又不允许自己做出什么有失形象的事情,就只能忍着,等着,想反击,让那个小屁孩也尝尝现在自己的痛苦。

    好在小屁孩已经停止了捣乱行为,又添了些润滑剂让几根手指可以自由进出后,捞起趴着的刘小别的下身,扶着自己的性器,对准,进入。

    “呃…啊…”刘小别并没有感觉到太疼,只有涨,冷和热的混合,更多的是种奇怪的感觉,有点像便秘,怎么都不能将里面的排出去,穴口周边的肌肉自主地挤压着,反倒是让卢瀚文有些疼了。

    “喂,小别…放松,放松。”虽然快感噌噌外冒,但是卢瀚文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难忘的第一次,况且这还有点疼呢,也是怕伤到刘小别,他伸手爱抚起刘小别的性器,俯下身一边深入一边轻吻着脊背,柔软的海绵体倒是硬了,但刘小别还是感觉到了痒,不停的颤抖。

    “……”卢瀚文决定,以后不碰刘小别的背。

水性的润滑剂容易变干,在空调房似乎更快了一些。在慢慢抽出的时候卢瀚文又抹了些液体在柱身,然后动腰插到整根没入,又软又热的肠肉紧紧吸附、挤压,让他感觉不能更爽。咬了咬嘴唇,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带了些许沙哑:“小别前辈,我,开动咯?”

    “…”刘小别已经不想开口讲话了,虽然他想快点结束这种说不清是便秘还是什么的感觉,但是让他邀请是绝对不可能的。然而卢瀚文似乎也不是真的想确定他的意见,已经开始缓慢地抽插。刘小别捂住脸,心想着这都是什么事儿。但是回忆起卢瀚文说这次是教学下次自己也可以在上面,他的心就释然了很多。

    真的是这样么。

    “卢…啊,卢瀚文…嗯啊,混蛋…”不动的时候还好,随着抽插的速度变快,刘小别就感觉有点疼了,里面倒也还好,就是穴口有火辣辣的灼热感,他不满的开口,声音却有点撩人。为了防止刘小别身体不适,卢瀚文试着重新慢慢动,可对方身体下意识地反应,肠道和后穴不停的排挤他的性器,让他的快感又上升了些。忍耐的确是种痛苦,想进去又不能,还被撩拨着。

    “刘小别,你可真折磨我。”卢瀚文弯下腰,身体贴着刘小别,下巴靠在他肩膀上,忍不住苦笑。

    “你…你在下面…试试就知道…呃…”卢瀚文并没有停止抽插,而这次深入后似乎顶到了什么地方,快感窜到前方的性器上后蔓延全身,让他有些腿软。卢瀚文感觉自己的似乎不再被排斥,虽然肠道又咬了自己一下,可和之前不太一样。他没有重新直立起身体,而是继续趴在刘小别的背上开始抽动。

    啊,似乎忘记带套了…卢瀚文抹掉头上的冷汗,决定还是不说煞风景的话,身下的人似乎已经进入了状态,好像自己刚才顶到了什么神奇的开关,连龟头上的触感也完全不同,他又忍不住加快了速度。

    刘小别虽然还是觉得有些疼,可是这比起产生的快感,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忍不住咬住枕头,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已经没时间管它会不会变皱,不想发出奇怪的呻吟,可即使只是呜咽声,也让卢瀚文更加兴奋。

    “啊,不,不行…了,呃…”只用鼻腔似乎已经不能提供足够的氧气,刘小别总算是解放了自己的喉咙,唾液渐渐沾湿枕头的布料,前后夹击的快感让他有些头晕目眩,只想好好放纵自己,但骨子里的传统和自律让他挣扎着,想到都是那个小鬼让自己如此难堪,他忍不住提起了要求。

    “我想…在上面。”刘小别一脸不满的表情,强忍着要呻吟的冲动,喘息着开口。

    “啊是么,小别你等等嗯…”卢瀚文微笑着搂紧了刘小别,身体向后倒,直到自己整个人都躺在床上,而刘小别则背对着跪坐在他腰间,其中性器依旧硬挺在后穴中没有拔出来过。而后又是猛烈的抽插。

    “你…混蛋…啊啊…”刘小别气急,他明明是要做插入的那一方,可卢瀚文就像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一般换了骑乘的体位,每次性器都进入到最里面,敏感的那一点不断的被摩擦到,即使手不去揉弄自己的性器,也马上硬挺着随着身体的动作晃动,欲望也不断化成液体溢出。

    “小别,叫我,嗯?”卢瀚文撑起身体,手托着刘小别的臀上下动着,唇齿凑到白皙的脖颈处留下红色的痕迹。

    “卢瀚文…干嘛…”刘小别根本不想说话,怕自己张口就是骂人的内容。

    “去掉姓,快点。”卢瀚文的速度又慢了些,即使现在停下来会造成双刃剑的效果,他也想试着让刘小别叫叫自己,用比较亲密的称呼和语气。

    “…嗯,嗯…不…”刘小别宁愿发出呻吟也不愿意开这个口了,卢瀚文忍了许久也得不到想要的,叹了口气继续动作,只是比之前的更加猛烈和迅速。刘小别感觉内脏都有些被顶得疼痛,眼角不由地泛了泪光。

    他觉得自己正在沉溺,直到喘不过气。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游上去的时候手被卢瀚文抓住,十指相扣。

    然后,卢瀚文抱着他,带着有些沉重的爱恋与痛楚,和他一起被欲海吞噬。


    到底是第一次告别了五指姑娘的关爱,和自己的爱人完成的性爱,最后还是一起进入了高潮,尽管刘小别对于卢瀚文在自己快到的时候以“一起”为理由捏住了前端不让自己释放而不满,但总体上他还算满意,因为确实是很舒服,很愉快的过程。

    卢瀚文也挺欣慰,还好自己以前努力地喝牛奶,现在身体也长得强壮到可以把刘小别扶到浴室清理,虽然在清理后穴时他又有点忍不住不顾反对要了刘小别一次,后者因为没什么体力反抗也没嗓子喝止而就范,但还没到要闹分手的地步……因为刘小别也觉得,很爽。

    然后两人都有些精疲力竭的回到卧室,连浴室都没收拾就双双倒在床上。

    “卢瀚文…你这算…教学事故…扣工资…”

    “是么,可是小别你不是受益匪浅么?”卢瀚文笑着小心的翻过刘小别的身体,让他用一种比较舒服的姿势趴在自己怀里,揉了揉他有些湿润的头发。

     “百度百科上不是说要戴套么,你也没照着做啊…”

    “第一次总想留个纪念啊,而且都洗干净了又没有出去乱搞,不会那么容易生病的?诶我下次戴就是了!”卢瀚文没有躲开踹过来的小腿,只是在刘小别头顶亲吻了一下。

    “我爱你。”

    “……啧。”

    “快说啊小别!你也爱我!!”

    “……我不。”

    “小别前辈……”

    “…叫前辈也没用!”

    “卢太太?……哎呦我错了我错了!”

    “…………………我也……嗯,你。”

    “这是毛啊重说啦刘小别我跟你讲…睡着了么?”卢瀚文看着已经闭上眼睛,嘴角微扬起的刘小别,抿唇吻了他的嘴角。


    直到阳光晒到在睡梦中都能感觉到亮光,刘小别才睁开眼睛。

    昨天的事肯定是梦吧,嗯没错就是梦。刘小别翻了个身,即使屁股有点疼痛他也麻醉着自己不承认真的和卢瀚文在床上已经翻滚过了,还不止一次。

    “嗯,好的,麻烦你了前辈,那么再见。”抬头看见卢瀚文刚刚打好招呼放下手机,走到床边捏了捏刘小别的脸颊。

    “刘小别前辈,你醒了?我刚才帮你请好假了。”嗯,果然很有弹性。

    “请假?”刘小别不禁疑惑到卢瀚文究竟用的是什么理由让王杰希都松了口。

    “是啊…我说你身体不舒服……哦,对了,王杰希前辈让我给你带个话。”

    “什么话?”刘小别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也没有打开卢瀚文的手。

    “他说…晚上应该早点睡觉。”

    “尼玛,还我清白啊!!”刘小别扯着卢瀚文的领子使劲晃,卢瀚文眯起眼睛傻乎乎的笑着。


    果真是肉渣啊;w;


评论 ( 13 )
热度 ( 43 )
TOP